西伯利亞旅行心得

文章附圖

游俄羅斯西伯利亞

當我踏上西伯利亞的土地的時候,我聞到了空氣沁涼的味道,抬眼望去,天高云淡,內心有一種雀躍在升騰,那是一種莫名的歡欣,就仿佛是——我回家了。

這種感覺上次在陌生的地方出現是在科爾沁還是云崗,我已經記不清了,而塞外的空氣里似乎總是蘊含著回家般的味道,卻每次都會在呼吸到的一剎那蘇醒。那開闊的,高遠的,那清朗的,明晰的,是我內心不可抑制的熱情被觸動的地方。s1200.jpg

在白樺林間奔跑,是孩子撒歡兒般的感覺,漫步貝加爾湖畔,任風吹起衣衫,發絲零亂,鷗鷺彷佛近在眼前。我不知道我是誰,我只是在千萬年無涯的時間里恰好在此刻來到這里的一個旅人,一個無名的靈魂。靈魂為什么要有名字呢?靈魂需要標記嗎?靈魂怎么會去問我是誰靈魂會迷失于提問嗎?我只是奔跑,只是跳躍,只是沉默,只是張開雙臂揮動雙手,卻不知道是在跟誰打招呼,也許是這土地,也許是這河流,也許是這山風,也許是這浪花,也許一切都不是,也許一切都是。IMG_3234_WPS圖片.jpg

同行的小伙伴問我一直不見人影是都跑去跟誰玩。我無法回答,我只是,從這片林到那片水,從這朵花,到那株小草,在山中低語,在船頭歌唱。也許在這山水里,就這樣不知不覺地,我在與自己內心的孩子相遇。孩子,她只是玩,自由地玩,舒服的玩,不管太陽曬不曬,風大不大,不管別人在哪里,不論鏡頭在何處。去掉所有的繁瑣,拿掉所有的標簽,她玩,不是為了記錄,不是為了展現,她只是蹦跳,只是嬉鬧,只是單純,只是單獨,她并不孤獨,她只是無法以語言描述那在她左右的陪伴。20190424

在林間嵐氣觸手可及,青草的馨香浸入心底,在湖邊,水面變幻著深深淺淺的藍與綠,仿佛光影顫動的寶石,卻又清澈見底。每一個片刻眼前的顏色都在流動,不可重現,踏過時間的河流,每一個當下,永不會再來。沒有千手千眼,再好的鏡頭能記錄的也只是萬中不足一的美與善。所以,在這大自然的面前,我放棄了自己的語言。我是她的一片葉子,一顆露珠,一抹霞,一尾草,一塊石頭,一泓山泉。清晨我舒展身軀迎接第一縷陽光,傍晚我合攏葉片沉入大地懷抱里安眠。1205.jpg

  我是為何而來到這里,我早已遺忘。只有這一個接著一個的片刻在心間。


分享到: